各位太太走过路过请把我的脑洞实现吧

脾气差又理性的文科女

宇智波兄弟

  “宇智波鼬在他四岁的时候见证了战争给所有人带来的痛苦,在十三岁的时候为了村子的和平亲手对至亲挥下了刀刃,在二十一岁的时候怀揣着所有秘密自愿死在弟弟手上。”鼬屠杀了整个宇智波一族——杀了朋友,杀了上司,杀了恋人,杀了父亲,杀了母亲,唯独留下了佐助。
宇智波鼬在宇智波佐助的心中一直占据着很大的分量。回忆起来,佐助童年美好的回忆里鼬的音容相貌占了八成,之后整整八年都是为了杀了他而充满了仇恨地活着。杀了那个他之后,真相让佐助近乎崩溃,佐助又开始了对木叶的复仇。换上了他的眼睛之后,兄弟二人再次见面,但是皲裂的皮肤,漆黑的眼白部分昭示了生者与死者的区别。
那样的宇智波佐助,终有一天也成为了人父,成为了一家之长,成为一个丈夫。看一次哭一次,每每看到就忍不住感慨,时间这个东西真是太奇妙啦。能让一个冰冷的忍者少年变成一个穿着居家服的大叔。看到那张美好的全家福,又有谁能想到呢,他曾经捅过自己妻子一刀,杀死了自己的兄长,斩断好友的手臂,少年的叛逆是颠覆一国的傲慢。终于他也变得幸福啦。所谓长大,所谓成熟,如此而已。

他曾是年少时的欢喜

“看着他们俩分手好难受啊”
“他也曾是那个女孩年少时的欢喜。”

    “校园歌手选拔赛即将开始,请同学们评委们尽快入座。”稀稀拉拉的吵闹声逐渐消失,大家随意地与自己的好友三三两两地坐在一起,期待着自己能看到什么惊喜。“诶,你看你看那不是Y吗,听说W也会唱,他们俩不是刚分吗?会不会尴尬啊”A兴奋地带着点看热闹的喜悦凑到B的耳边私语着。“诶---是这样啊”B也被勾起了点兴致,往Y那里看去。Y的脸色一如既往地苍白,与平日没什么不同,瑟缩着身子与身边的好友笑闹着。少女把眼光收回,嘴角勾起一个略有趣味的微笑。轮到W上台了,台下一片欢呼,还有人不识趣地喊了一声“Y!”,W的脸色没什么改变,就是尴尬地笑了笑。他站定,手里拿着手机,也没有什么设备辅助,朴素的场地,朴素的表演。
    Y就这样看着她的男孩,她的身子不再瑟缩;落日的余晖撒在她的脸上,她苍白的脸终于看上去有了点血色;落在她的眼睛里,让她无神的双眼有了焦距。
    哪怕男孩的歌声并不美妙,但他还是拼尽全力地唱。女孩呢,就这样看着看着,看他尴尬的样子,看他努力的样子。不知道该做出怎样的表情,只是有点落寞有点心酸。他们曾经也是有过美好的,她曾经也是那么全身心地钦慕着他的。何至于此呢?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回不去了。她的表情逐渐变得平和宁静安详,在仿佛下一秒就要死去的寂静中,落下泪来。
    B就这么看着少女,看着一个少女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告别。“很快,一切就会随风逝去的。她总有一天会把这份钦慕这份心酸给另一个人的。”这只不过是少女漫长人生中的一个插曲罢了。
    B冷眼看完Y的告别,又带上了微笑,跑到A的身边,一头扎进人堆里----A总是这样,她永远被人群簇拥着,而且是处在中心点的那一个。B很快把刚刚的插曲抛在脑后,和友人们笑闹着离开了。夕阳的最后一点余晖也被夜幕覆盖了,又一天----结束了
    第二天清晨,传来一个消息---Y和高三的学长C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B远远的看见过学长C,那个人长了一张天生的好人脸,亲善平凡低调。她看着Y清秀的脸庞被被厚重的妆效衬托的格外高级,C呢在她旁边露出羞赧的微笑。她闭上眼睛把头放在书桌上,戴上耳机,又沉浸在音乐里。

“他曾是一个少女年少时的所有”
“现在不是了,以后也不会再是了。”

脑洞记录三重发

有很多新改动
我妻由乃×宇智波鼬(子时代为主)(火影部分作为前传)
二设未来日记中无天野雪辉,我妻成功上位,之后因为空虚抛弃世界,来到火影,与鼬育有一女,鼬死后,疯狂报社,致力于复活鼬,看起来还是那个病娇,但里面早都腐烂了,已经完全失去下限了,很多事件的背后都有由乃的引导(我妻在火影中的身份奇高无比,是大名的贵女,其实大名早就是她的傀儡了)。话虽如此,女儿桑才是主角。想让由乃和鼬都得到救赎所以想了这么一个故事,最后他们都会被可爱的女儿桑拯救的(其实女儿桑是个小天使

补充详细设定
由乃桑对鼬应该是一种爱恨交加的复杂状态吧,她恨鼬只爱佐助,把命都给了佐助而完全不顾她,但她又是那么无可救药地迷恋着鼬,由乃作为一个出于自己本心杀父弑母的人完全无法理解忍辱负重的鼬,于是她只接受那个冰冷的鼬,只看到自己想看到的,讨厌那个无私地为佐助为木叶奉献的鼬。而女儿桑长得非常像鼬,这也就导致了她对待女儿的态度,她不会是个贤淑的母亲,会是个恶劣的有些可怕的母亲,从小就对女儿进行严苛的训练,她想把女儿变得像在晓时期的那个冰冷的鼬一样,她想把女儿变成符合自己幻想的鼬,偶尔几次谈起鼬到最后也会变成抓住女儿的头发把女儿拖到面前教导她一定不要成为爸爸那样的人哟,直到听见女儿的回复才会放开,然后表情一瞬间又变得冷漠对女儿下逐客令的那种母亲。而鼬神的女儿桑对佐助则是怀有一种很复杂的心情,从小就被妈妈灌输着对佐助的厌恶,在前期女儿桑只是母亲冰冷的人偶,但后来也被佐良娜他们拯救,成为一个小天使,虽然没法说拯救由乃,但也算是让由乃改变了一些吧,就像神威终于变得能爱护神乐那样,能救由乃的只有鼬。

关于博人传和东京喰种

今天看博人传和喰种结尾的时候还是想哭,真的是不管多少次,看到那些少年最后也都变成父母,就非常地想哭。少年漫的男主角从热血的青葱的青少年时期,饱经磨难与痛苦,一路跌跌撞撞的成长,看他们一个个从躁郁症患者,精神分裂,重度中二病,超级乐天派的傻小子变成一个男孩或者一个女孩的父母,看着他们怎么对待他们的妻子,怎么对待他们的家庭,就又想起他们的家庭和他们曾遭受的苦难,还有那些终将不为人知的,在他们的故事里不存在的已死的那些人。看到佐助温和的对待佐良娜的样子,就又想起当年那段年少黑暗的日子,他是如何决绝的叛离,又是怎样杀死了他的哥哥,是怎样的度过了一个满怀仇恨的童年。看到金木最后笑着牵着女儿的手,就想起当年的金木是怎样被剪短一根根手指,被库因克武器插入眼眶,毁掉眼球,穿过大脑,又是怎样毫无尊严的充满痛苦的毫无意识的度过那段暗无天日的时光,好在殊途同归,到底一步一步地走向正轨。这样的佐助最后也变成了会温和的笑着,搂着妻子和女儿的肩膀,像个四五十岁的大叔一样穿着居家服照全家合照还面临着房贷危机的接地气的人。这样的金木最后也变成那些就像很多动画开头那样的男女主角的帅气爸爸一样的人。新的时代再开始,上一个世代的故事已经结束。于是在最后的最后少年或许没变成最好的模样,但却变成了最幸福的模样。

为人师者2

身为一个老师,你不能作为学生模仿的对象,你没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那你何德何能做一个老师,怎么能舔着脸,骄傲地向别人介绍自己是个教师。身为老师,要是能随意毁坏他人财物,踏破法律底线的话,那她不配成为一个老师,作为犯罪者,也不配拥有政治权利。

merry Christmas
作为班里少数允许老师收走手机的人,我得到了一张贺卡

死亡教育

“生,还是死,这是个问题。”

       

    生或是死,这是个难以抉择的问题。生活不一定美满幸福,死亡也不一定就充满痛苦。毕竟我们并不知道死后的世界是什么样的,但我们知道的是----前往死后世界的人我们再也遇不到了,从未有人遇到过已经前往死后世界的人。因此,死亡意味着离别。
    少女B看着大厅里闪亮的雪花,坐在缀满小礼物的圣诞树旁,如此想着。今天是某个人的祭日---某个少年。少年并不认识少女,少女在他的故事里,连旁观者都算不上。但这样的少女是如此的感激着少年,少年将她从贫瘠乏味的低级趣味中解脱出来,让她发掘到了自己的灵魂。少年的死亡,是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一课。纵使少年如流星般逝去,却在她的人生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是她心中一道永不磨灭的划痕。
    少年的去世很突然,很出人意料。前一天晚上,少年还在庆祝自己16岁生日。第二天,就死在了篮球场上。谁都没想到,一切来的就像疾风骤雨。倒地,瞳孔涣散,呼吸停滞,急救,医院,抢救失败,宣告死亡。少女在想,少年真的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少年在死时到底在想些什么呢?还是没来得及想,便已经去世了?少女不得而知。
    生活总要继续,少年总会成长,于是只有那个男孩和他的家庭被留在过往的时光里停滞不前。一个家庭从此陷入无望的令人绝望的漫长的等待---等待死亡的到来,让他们再次团聚。
    男孩生如夏日繁花,死如冬日花火----于是至死也是少年。说来世上的事遍就是这样巧,男孩于诞生日死去---在这圣诞的后日谈、元旦的前夕。他生时什么也没带来,死时亦是什么也没得到。一个篮球少年生命的终结对这个国家来说可能微不足道,但对我们来说却是重于泰山。就像战士战死沙场,少年也像个英雄一样,倒在了竞技场上。但是少年至死,也还只是个少年。
    少女总是想着,想要飞离死亡并不是个可笑的想法。也不应当被批判说这是正常的生理顺序,不应违背。不,我们不该被教导顺从它接受它,这是人类的懦弱。我们应当抓住一切的机会反抗它,与它抗争,而不是向它低头。就像少年最后的时刻,大睁着的眼睛里,有畏怖,有迷茫,有不甘,生之欲望在这最后的时刻被放大到了极致,最后映出来的却是一片空无-----少年的眼睛终于还是变成了死灰的颜色。我们始终畏惧死亡,这才是正常的,死亡令我们一无所有,失去作为人类个体的一切,我们始终都该反抗它。
    人类只是站在了地球生物链的顶层,究其根本,人类只是个称号,我们只是拥有思想的站在一个食物链顶端的智慧生物。说到底,碳基构成的身体不过是一种存在方式,为何我们不能把自己变成那天,变成那地。
    少女拎着书包,看似仔细认真的盯着脚下的路,实则双眼根本毫无焦距可言,走的晃晃悠悠----A看了真是超心急 “喂,在那里杵着干嘛,去上课吧”“啊!!还有五分钟”说罢,B的眼睛再次变得明亮,慌慌张张地迎着阳光跑走,只留下一个背影和一句话的回响在背阴的地方
   

“少年于黎明前死去,于最光明之处永生”

                                      2018年12月27日作
                             感谢你,让我成为现在的我

读后感

年轻的姑娘,不该这样
年轻的姑娘,不该躺在清晨冷冰冰的草地上
年轻的姑娘,不该住在白茫茫的房间里
年轻姑娘的身上,不该沾满鲜血和灰尘
年轻的姑娘,不该被雾蒙住眼睛
那青春美丽的身体,不该从此被掩埋在泥土之下

《艳鬼》读三十一章有感

推文

强烈向大家推荐晋江作者夜雨秋灯大大的《艳鬼》
言情向,恋爱为辅,悬疑为主,略恐怖
刑警女主角和黑白通吃大佬男主角的故事。
史密斯夫妇后来的生活。
其实在我的脑海里的理想女主角人设是南柯大大的剑主秦湛,高冷高武力女主角

番外:诗与远方

“你的诗和远方不过是人家看来的苟且”

※※※※※※※※※※※※※※※※※※※※※※※※※※※※※※

  B是个傲慢的女孩子:秀丽的脸庞、高挑细瘦的身材、优秀的学习成绩、漂亮的履历、高贵的出身-----她确实有自傲的资本。A是个善良单纯的女孩,但她的傲慢不下于B---她是个真正的大小姐,家中传承三代以上的家族企业。这个学校的小姐们少爷们,他们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傲慢。他们每个人只混迹在自己认同的圈子里。B呢,则是看不惯那些暴发户出身的人。B的出身非常高贵,颇有神秘的色彩------她的家族曾隶属于满清贵族的一员。
  或许每个人的性格各有不同,但他们无一例外的都有傲慢的资本。他们千篇一律地优秀,每个人又都有着自己独特的趣味。他们良好的家教让他们善良,让他们怜悯。对那些苦难的不幸的贫穷的,他们悲其不幸,有些人会为了他们的不幸做点什么,但这只是怜悯---只是怜悯罢了。当他们无法站到同一平台时,又如何平等地交流呢?
  少女B时常思考着,人类的原罪是否可以抹除呢?后来她自己便把自己给推翻了。答案是---绝无可能。人类社会自古以来的金字塔制度,目前,是绝不能被打破的。因为,金字塔制度是人类社会建立之根本。而只要这世上还有阶级的存在,人类的原罪绝无可能抹除。
  这与B又和干呢?少女终有一天也会成为剥削者的一员,会成为这个社会里百分之二十的人,她如是,她的朋友们、她的同学们也如是。少女的这些思考于她而言,不过是日常。少女的内心没有柔软到为那些无尽的远方与人们忧愁落泪。可以,但没有必要----这毫无意义----少女如此想到,我救不了他们。
  “哐啷”,于是少女站了起来,一个人走过幽深的走廊,她的身影消失在阳光照耀的楼梯拐角。阳光照耀下,她坚硬的棱角一览无遗,宛若阳光都融化不了的冰晶----剔透但冷硬

※※※※※※※※※※※※※※※※※※※※※※※※※※※※※

“高晓松曾说过,生活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对我们而言,高晓松弃之如敝履的苟且,是大多数人求而不得的诗和远方”